息壤中文網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息壤中文網 > 劍仙在此 > 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

第五百九十章 吃我一炮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錢三省很興奮。
  興奮的渾身顫栗。
  看著巍山部的大軍,看著流云部的大軍,他感覺到了權勢和力量的滋味。
  他的父親,巍山部最大營【巨像營】的主帥,巍山戰部寇部主最信任的臂膀之一,此時就在他的身邊。
  不遠處則是巍山戰部的【小戰神】公孫白。
  錢三省看了一眼公孫白。
  呵呵。
  他已經聽說了,公孫白被云夢營地俘虜——據說林北辰都沒有出手,只是手下一個老鼠戰寵就解決了,麾下十九個白馬侍從,全部都陷落在了云夢營地之中。
  妄有威名,實則不堪一擊。
  可見軍中的這些將領,無能到了什么程度。
  這種廢物也可以成為【小戰神】?
  不過,他也樂得見到公孫白率軍前來圍攻云夢營地。
  至少可以利用他,來對付林北辰。
  想起后者,錢三省恨得牙癢癢。
  他自問乃是實力卓絕,智慧超群的天才,卻被這個外來流民,在審批廳中狠狠地羞辱。
  今日大軍起來,就是要將林北辰連同云夢營地這些難民,連根拔起,他要讓林北辰親眼看看,雜草就是雜草,憑什么和真正的大貴族競爭?個人的武力在強大的勢力面前,只是一個笑話。
  錢三省越想越高興。
  他幾乎快要樂的笑出聲來了。
  出來吧,跪下吧,受死吧!
  哈哈哈。
  在他的興奮的低笑聲中——
  轟轟轟!
  對面的云夢營地中,也是三聲號炮響起。
  緊接著就看一隊身穿紅色甲胄的士兵,全副武裝,腰懸長劍,從營地大門口沖出來,分為兩列,左右排開。
  士兵?
  云夢營地之中,竟然藏著軍隊?
  巍山戰部的部主寇中正看了一眼身邊的公孫白。
  后者道:“這便是林北辰的挖礦軍,實力不弱?!?br />  寇中正默然不語。
  他的心中,還在回味著高特使的軍令。
  這是一條很奇怪的軍令。
  只是讓他來對付林北辰。
  ‘對付’這兩個字,用的就非常精髓了。
  可以理解為鎮壓。
  也可以理解為交涉。
  但不管如何,起碼表面上的文章,卻是要做夠的。
  何況林北辰挑了醉花樓的人,而這醉花樓,卻是他自己名下的產業。
  要是不做出反應,那以后朝暉城三十大戰部的人,豈不是都可以將他寇中正,看成是笑話了?
  一切,等到擒下林北辰這個禍首再說吧。
  不過云夢營地中,竟然有軍隊?
  寇中正也是身在軍伍多年,目光遠超錢三省這種紙上談兵自鳴得意的廢物,自然是一眼看出來,從營地大門口中沖出來的挖礦軍,絕對不是什么烏合之眾,還真的是一支精銳之師。
  不論是整體氣勢,還是單體的修為波動……
  這樣一支軍隊,放在自己的巍山戰部之中,也絕對可以當做是王牌營。
  這就是林北辰這個紈绔的依仗嗎?
  “大人,這個林北辰,竟敢在難民營中,私藏軍隊,用心險惡啊?!?br />  身邊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老者,頜下三縷鼠須,看著便有一副精明狡詐之相,捻須緩緩地道:“再聯想到林北辰竟然是從海族占領區,一路毫發無傷地將云夢人帶回到朝暉城,這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,萬一他與海族,里應外合,突然發難,朝暉城危矣?!?br />  此誅心之言也。
  巍山戰部之主寇中正聞言,心頭也不由得閃過一絲陰霾。
  或許言過其實。
  但不得不防。
  “錢參謀言之有理?!?br />  寇中正緩緩點頭,眼中的殺意,越發凝重了起來。
  這時,就聽得云夢營地中,又是六聲號炮之聲。
  然后就看一面火紅色的大旗,被一個又白又渲的清秀胖子高高地舉起,在冬日的寒風之中迎風招展,嘩啦啦獵獵作響,旗幟上寫著幾個大字——
  ‘英勇無敵大元帥’。
  又有十匹白馬,從營地里奔騰而出。
  馬上坐著的騎士,雖然都是棉衣布袍,并未著甲,但卻令巍山戰部中的許多高手強者,眼神微微一凝。
  無他。
  這些騎士,赫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  最低著也是半步武道宗師。
  整整十位武道宗師?
  寇中正的臉上閃過一絲愕然。
  這可是遠遠超出他的想象。
  情況……
  似乎不如自己想象中的樂觀?
  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,一群棉衣土狗,竟然也配身騎白馬?”
  一個刺耳的笑聲傳來。
  寇中正扭頭看去。
  卻見一個身穿錦衣,面色浮華,黑色眼窩明顯的少年,目無軍紀,騎著一頭鞍具金銀交錯、寶石點綴的疾行獸,在指著那十匹白馬上的騎士,放聲嘲笑,不由問道:“此何人也?”
  大參謀錢智心中一顫,連忙道:“回稟大人,這是犬子,如今任職行政廳,就是他舉報林北辰大鬧衙門,打傷同僚,作為證人之一,隨軍前來討伐云夢營地?!?br />  寇中正還未來得及說話,就聽錢三省有陰陽怪氣地大笑道:“哦哈哈哈,真的是奇怪啊,這些棉衣土狗胯下的白馬,倒是神駿的緊啊,也不知道是怎么得來的,哈哈哈?!?br />  這一句話,令身騎白馬的公孫白,一下子如觸逆鱗,面色陰沉如水。
  錢智心中一個激靈,連忙喝道:“孽子無知,怎敢在軍陣前喧嘩?退下?!?br />  錢三省一愣,看到父親臉上的怒意,強忍著沒有反駁,操控著疾行獸,緩緩地朝后退了幾步。
  這時——
  轟轟轟轟!
  又是數道號炮聲響起。
  寇中正等巍山戰部的將領們,頓時臉就有點黑。
  有完沒完啊。
  一陣接著一陣地打.炮。
  就算是人皇陛下出陣,也不用連續放這么多號炮吧?
  這派頭簡直沒譜。
  一直都在軍陣之后的龍嘯天,還有武道大宗師陳東陽,也都忍不住嘴角趔趄了。
  “這小雜碎,真是不知死活?!?br />  龍嘯天咬牙切齒地道。
  他現在絕對是恨毒了林北辰。
  刑場上讓他丟盡了臉面,還被破壞了他的大計。
  陳東陽摸著自己亂糟糟像是茅草雞窩一樣的頭發,若有所思地道:“徒兒啊,我受到了啟發,這個林北辰有點兒意思,別的不說,單單就這出場,讓為師有點兒羨慕啊,做官是為了什么,不就是要講一個排場派頭嘛,咱得學一學啊?!?br />  “師父,這小雜碎腦子不好使,官場講究的是秩序……”
  龍嘯天下意識地回答道。
  啪。
  陳東陽一巴掌就排在龍嘯天的臉上,道:“說過多少次了,叫我大人?!?br />  龍嘯天:???
  是誰剛才先叫我徒兒的?
  這特么的找誰說理去。
  老東西,你做人不能太雙標啊。
  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,只見兩個身騎白馬的美少女,從營地中走出來。
  這兩個少女,是真的美如天仙啊。
  都是一身白色劍士服,腰懸小銀劍,胯下白馬,英姿颯爽,瞬間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。
  而中間行走著的,則是一個騎著……呃,騎著一頭亮青色插翅老虎的美少年。
  一身甲胄,好像是臨時拼湊,不太合身。
  胯下的小老虎看起來威風凜……呃,看起來有不情愿,似乎還有點抖。
  但不管怎么說,騎虎少年這賣相,真的是威武到了極點。
  之前出現的那個又白又渲的少年胖子,舉著【英勇無敵大元帥】的大旗,跟在后面。
  旗幟連同旗桿,看起來足足有五六千斤了吧,但這胖子一只手就牢牢地舉起,絲毫不費力的樣子,另一只手還拿著雞腿在使勁地啃,仿佛是幾百年沒有吃過雞,餓死鬼投胎一樣。
  這排場,講究中帶著詭異。
  “呔?!?br />  林北辰來到陣前,大喝一聲。
  別說嗓門還挺大。
  這一生仿佛是天上咔嚓一聲,炸響了一道滾雷。
  更遠處山丘和溝壑中,看熱鬧的各方流民們,被狠狠地嚇了一跳。
  云夢營地成為了第二城區風云漩渦的中心。
  這幾日以來,楊老大兄弟八人,連同銀焰城的一些流民,在偌大的第三城區,瘋狂地宣傳云夢營地的招工政策,異軍突起的云夢營地,引起了第二城區無數難民營的注意,抱著不同的目的和期待,天天都有人到營地外詢問,也有人遠遠地在觀察……
  而今天城中大軍、警務廳的高手、衛隊前來圍剿云夢營地,一下子就吸引了無數的目光。
  消息傳開。
  就在林北辰擺譜的這段時間,已經有數十萬來自于各大流民營地的人,在周圍遠處觀望局勢了。
  林北辰像是唱戲文里的人一樣,騎著插翅虎來回個走了幾步,喝了一聲,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,為何來犯我云夢營地?”
  對面。
  統帥寇中正心里不由得產生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。
  錢智清了清嗓子,往前一步,朗聲呵斥道:“大膽林北辰,竟敢無視王法,毆打第三城區平民,襲擊巍山部守城士兵,還攻擊前來談判的公孫白將軍,簡直是喪心病狂,你們云夢城,是要與省主大人作對嗎?”
  配合著他的呵斥,身后的大軍發出了劍盾敲擊的聲音。
  整齊而又雄渾的敲擊聲,仿佛是巨浪大潮迎面翻滾而來,就要將前方的一切都淹沒吞噬一樣,令人心頭發寒。
  “吼——!”
  亮青色的小老虎仰頭大吼一聲。
  聲波形成有形的氣浪,以林北辰為原點,扇形爆發開來。
  對面的馬匹,疾行獸頓時嚇得瑟瑟發抖,希律律后退,甚至還當場嚇得屎尿齊流的……
  原本看似是威武無比的大軍陣型,頓時一片混亂。
  林北辰滿意地點點頭,摸了摸小老虎,道:“乖,回頭有小二和小三吃剩下的小魚干,就給你吃?!?br />  小老虎眼睛一亮,旋即又氣哼哼。
  啪。
  林北辰一巴掌拍在小老虎的屁股上,騎著小老虎,往前走了幾步,笑呵呵地看著寇中正等人,不急不緩地道:“就這?我還以為公孫白回去都給你們通知清楚了呢,怎么又跑過來顛倒黑白,指鹿為馬???”
  “也罷,老子今天就再給你們解釋一次?!?br />  “最后一次哦?!?br />  “醉春樓這幫狗東西,眼紅本元帥身邊的侍女,要強行抓去青樓,我就算是打死兩個,又有何妨?”
  “你口中被襲擊的守城士兵,半夜襲來,口口聲聲要屠殺我云夢營地,呵呵,我們雖然是難民,但也是帝國子民,一群連番號都不戴的兵痞,隨隨便便就要屠殺我們?老子讓他們做苦工,都是便宜的了?!?br />  “至于第三點,呵呵,公孫白將軍,不如你來說一說?”
  林北辰說到這里,目光一掃,似是兩道令人毛骨悚然的閃電,盯住了【小戰神】公孫白。
  公孫白的面色,頓時尷尬無比。
  所有的事情,他都已經和寇部主詳細匯報過。
  現在要他怎么解釋?
  他只當是沒有聽到林北辰的話。
  林北辰盯了三四秒,呵呵一笑,也不逼問公孫白這個老實孩子,轉而看向部主大旗之下的身影。
  他沒有見過寇中正。
  也不知道寇中正的身份。
  但看到這胡子花白的老家伙,竟然當仁不讓地站在c位,就知道絕對是帶頭的。
  “你……”
  他抬起手中的鞭子,遙指寇中正,道:“是帶頭的吧?好啦,既然都到這份上了,那就別說這么多的廢話了,你想要怎么樣,劃出一條道來,本元帥都接著?!?br />  林北辰心里的主意很正。
  今天就是要好好地展現一下云夢營地的肌肉。
  敲山震虎,讓內城里的權勢貴族們看看。
  也讓他們知道,云夢營地是招惹不起的狠茬子。
  以后別有事沒事來找麻煩。
  至于說話流里流氣?
  沒辦法。
  咱的人設就是個紈绔啊。
  這都是本色發揮。
  而且這副面孔,就是要給所有人傳達一個很重要的信息——
  我林北辰就是一個沖動易怒剛到底的腦殘,別和我玩利益交換、政治妥協之類的那一套。
  惹急了老子,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。
  “大膽?!?br />  “放肆?!?br />  巍山戰部軍中,數名將領齊齊怒聲大喝。
  寇中正擺擺手。
  眾將這才忍住。
  寇中正騎馬緩緩向前,與林北辰相隔五十米,才勒馬而止,淡淡一笑,道:“少年人,本將巍山戰部寇中正,呵呵,本將沒有一來就立刻下令軍隊攻擊,已經是想要給你一個下臺階的機會了,可惜你看起來好像是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,不錯,本將得承認,云夢營地的力量,超乎預料,但這并不是你可以對抗朝暉城大軍的依仗,這點力量,遠遠不夠看啊?!?br />  “呵呵?!?br />  林北辰淡淡一笑:“你對力量,根本一無所知?!?br />  哇哈哈。
  以前看動漫的時候,就覺得這句好好裝逼。
  終于有機會說出來了。
  這感覺……
  真jb好爽。
  寇中正正要說什么,就在這時——
  “林北辰,今日死到臨頭,你還敢在這里狡辯,竟對寇部主如此無禮,你罪該萬死?!?br />  遠處傳來了錢三省幸災樂禍的大喝聲:“寇部主,何必與他廢話,直接一聲令下,將這云夢營地,踏為平地,也好讓這些鄉下蠢貨知道,誰才是找朝暉城的人,也讓其他的流浪賤民們知道,聚眾鬧事的下場?!?br />  這個貴族少年,洋洋得意。
  但話才剛剛說完——
  啪!
  一支鞭子就狠狠地抽在了他臉上。
  公孫白身騎白馬,握著鞭柄,一臉冰冷地道:“部主當面,你算是什么東西,竟敢插嘴指使?”
  錢三省被這一鞭子抽懵了。
  半響,他才尖叫一聲,摸了一下自己的臉,濕漉漉全部都是血。
  “你他媽……”
  錢三省剛要開罵。
  一邊的錢智大驚失色,連忙飛身一閃,來到兒子身邊,捂住他的嘴,扭頭道:“公孫將軍,犬子不懂事,第一次來到陣前,手下留情……”
  公孫白冷哼一聲,才策馬移步。
  “爹,你為什么……”
  錢三省又急又氣地掙扎。
  錢智死死地捂住這孽子的嘴,氣急低聲道:“你這孽子,不想死就閉嘴……軍陣之上,部主之前,哪里有你說話的地方,再插嘴,為父都保不住你……不想要腦袋了嗎?”
  錢三省的眼中,閃過一絲駭然之色。
  他第一次見到父親這么對自己說話。
  他只好一臉不忿地閉嘴。
  “唉,慈母多敗兒,都是你娘,把你慣壞了……”
  錢智只覺得自己高血壓都快犯了。
  平日里不自知,到處吹牛說大話也就罷了。
  偏偏到了這軍陣上,竟然敢在部主大人說話是插嘴……竟是蠢到這種程度?
  遠處。
  林北辰騎在小老虎身上,一臉看戲的模樣。
  那一鞭子,抽的爽啊。
  寇中正回頭看了一眼,心中怎么想的不知道,但臉上的表情,卻如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。
  他回過頭來,看著林北辰,淡淡地道:“少年人,我與你父,當初也有幾分交情,今日給你一個機會,把你俘虜的人都放了,再交出挖礦軍,獻出【北辰藥丸】,把那份瞎胡鬧的批文撕掉,再交出崔顥、柳飛絮等重犯,我就可以既往不咎,否則的話……”
  他沒有再說下去。
  但話中的意思,卻很明顯了。
  林北辰長長地嘆了一口氣。
  “為什么好好講道理,你非是不聽呢?”
  他看著寇中正,一臉不屑地道:“你領著大軍煊赫而來,想要以勢壓人嗎?那就劃出道來吧,看看你巍山戰部硬,還是我云夢圣地強?!?br />  寇中正面色一變,道:“少年人,你可想清楚了,真的要與本將為敵嗎?”
  林北辰仰天大笑,雙手五指插入鬢間,直接給自己捋出一個大背頭,點上一根煙,噴個煙圈,淡淡地道:“呵呵,與你為敵?你一個區區一個小部主,也配做我云夢圣地的敵人。你有什么手段,都使出來,也好讓整座朝暉城,都好好看一看,我云夢圣地的真正獠牙之鋒銳,讓那些還想打主意的狗東西,都把爪子縮回去?!?br />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T投彩彩票官方网站-Welcome